zero

不如收怪

E君的手套:

POI/SHOOT


冥界警局AU RF有  轻松甜甜甜打怪向


不知道冥界警局不要紧,文里面会有很多介绍的23333


真的,我只是前面抒情一下,真的包甜!!!


NAGETIVE ONE


         十年过去了,Shaw终于知道这不是一场模拟,至少不是Samaritan的,是的,她无比的确定,这是Root留给她的,一场关于“好好活着” 的模拟。


        她继承了机器,机器的小分队其实已经遍布各地,他还是继续为号码们奋战着,只是多了几个助手,容易了大概一点点


         小熊与她为伴,并有了一个小家庭,一窝小小熊,在Shaw独处的第三年,伴着Shaw胸膛的温度安乐地离去。Shaw只留下了一只小小熊,其他的送给了那些成为号码的可爱孩子们,她按照Reese留下的方法训练它,但她一直控制着自己不给它吃得太多。


       带着Root的爱,她每天早上都问问自己为什么生活在了这个世界上,各种“活着真好”的烂俗想法也经常爬上她的心头,她不怕死,只是觉得自己应该担负起什么,然后好好的,好好的,活着。还是照样有力而强劲,但她总考虑着Finch的话,不忘记往手术刀的方向发展发展。在组织或拯救了一个号码之后,她会回到地铁站,躺在那一个早已经被布置好的房间,丑娃的玩偶,小兔拖鞋,还有奇妙的灯饰下一本本被读过的书籍。她学会应对它们,让梦像潮水一样淹没自己,有时是甘甜的,有时是苦涩的,有时是痛的钻心,在黑暗中带着泪水与冷汗惊醒,但是她并不害怕醒来的的静寂,她除了失去一个人,从来都不曾害怕过什么。


       每一年的生日她都会收到一张匿名的贺卡还有一份最喜欢的牛排,这个世界上大概只有一个知道她生日的人会送给她祝福了,她不得不感叹这个黑客小甜心的远见,不过说实话她确实有点点像孩子一样期待着自己每一年生日的到来。


        她知道她一直在的。


        不过现在,这些貌似都变得无关紧要了。


        大概是自己不小心躺在了病床上,又大概要不小心的离开人世了。不过不要紧,她选好了自己的继承者,那个告诉她自己的心灵音量只是被调小了的女孩。还有一些小分队的成员们,他们真的很出色。


          


        大概最舍不得的还是小小熊了吧。


        不要紧的,觉得自己的人生已经算是圆满了吧,遇见了这么多美好的人与事。


ZERO


Shaw突然睁开了眼睛。


她不知道怎么回事.但是当她做起来的时候.发现周围的一切。。都静止了?搞什么啊,简直不能再神奇了好么?小小熊的口水还因为激动地要跳上Shaw的床上而飘在嘴边,医生和护士还堵在门口正准备冲进来,原来自己每次冒出惊慌失措的表情这么好笑啊?她不禁望向窗外,城市里的麻鹊静止在她可以触摸到的地方,再不由自主的向上望去。。。。


WTF?!!!


SHAW觉得自己无法接受这样的设定。云的中间出现了一个大洞,准确的说是一个隧道,原来这就是通往天堂的必经之路?她觉得自己慢慢地慢慢地飘向了天上,过一会略过大楼上的避雷针,过一会略过不知飞往何处的航班,然后进入隧道,原来这里面是这么的广阔。一个个由云构成的黑色小漩涡分布在隧道的锥状壁上,她的上方小小的光点,貌似就是天堂的入口。她觉得自己正在加速,加速,再加速,然后撞到一个椅子上,下一秒就面对着...Carter?她有点惊讶,不仅仅是对面这个一脸和蔼的黑人警探,还有这个白的发亮的审讯室。


“你是......督导?不不不我为什么会见到你,我死了对吗?你也死了......”Shaw觉得自己的语言有点凌乱,像是被扔进了一团空白的泡沫中。


“没错。欢迎来到R.I.P.D.Miss Shaw。”


啥?眼前是一张和房间格调很搭的。同样白得发亮的办公桌.让她不禁觉得连Carter也白了好几个色度还有什么她口中的RIPD?完全不懂。    


“等等。RI...RIP什么?你是在悼念我么?”


“冥界警局(Rest In Peace Department)我知道你就现在有点难以接受这个。但是你确实是死了。我也死了。但是我还在为着这个世界而战斗着。我们需要你的能力。Shaw。”


“所以你要我去做什么?给死人盖没有盖上的白布么?再唱唱丧歌么?”


“简单来说,你可以加入我们,然后去抓住那些死人,从审判中逃脱的死人,或者,你去接受审判,我可不知道你是上去还是下去。”


Carter从办公台下的抽屉里掏出一把带着皮质枪套的银枪。以及一副同样白的发亮的手铐。


“Awesome!”


“如果可以我会带你去见一下拍档,然后放你回纽约,你还是不甘心死去对吧?”


Carter的话好像猛拨了Shaw的某一根平息已久的弦,她对着Carter点头。然后再笑了笑,满意得像只得到了食物的猫科动物。


“很好。欢迎加入R.I.P.D。可能会有点疼。然后再跟我来吧。”


疼?


好吧,得承认是有那么点,Shaw解开最上面的两颗扣子拨开向下看,果然胸口出现了R.I.P.D.的警徽烙印,还有警号,怎么看怎么像猪肉出厂。Shaw翻了一个白眼,拿上枪套挂在自己的肩上,再提上手铐,跟着Carter的步伐除了这间屋子的门口。


但当这位特工女士发现自己貌似在悬空走路的时候,受到了一点惊吓。直到Carter在对面呼喊她的名字的时候,才快步向前走去。


"这是押解区,被抓上来的腐尸会暂时集中到这里。“


Shaw走过钢铁制的过道,看见两边都是一个又一个笼子,里面是一个又一个可怕的生物,暴躁地摇晃着,踩踏着,敲打着,咆哮着,让她觉得耳朵有点刺痛。但是这些怪物们还是离自己有一点距离的,除了几个通往笼子的小过道之外,都是上下都望不到尽头的空隙。这些将是自己以后天天要面对的生物?她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还是Samaritan好,至少除了那个长着满脸褶子的老家伙,其他还是长得说得过去。当然只是开开玩笑。


“肃静!!!!!!!!!!!!!”


Carter貌似对这乱哄哄的一团不太高兴,但是还是转过来对她微笑。


“你得习惯它,Miss Shaw。”


Shaw好像有点点动摇,思考着这个选择是否正确。


“哦差点忘记了今天周三。稍等。”


周三?紧接着她看到Carter把身子探出过道的栏杆向下望。Shaw觉得若果再探前那么一点点,这位前警探就会掉下去。


“Elias!?”


“怎么了警探?”


这位前黑帮大佬从下面不知几层的走廊上探出头来,脑门还是一如既往的发着光,有着上了天堂更加亮的趋势。


“哦!Agent Shaw!很高兴在这里见到你。"他透过自己的眼镜向Shaw传递着和蔼的信号,但是她不知为何看出了一点.......不太对劲?


不在意了,Carter说这位前黑帮大佬因为出众的统治力量与邪恶,以及最后某方面的改过自新被收到地狱干事部,每周一三五上来警局吧腐尸们运下地狱处审判,没错,当你选择了做一个腐尸的时候,被抓住真的只有下地狱的份了,当然绝大多数时候都不要觉得自己能够侥幸地不被抓到。


跟着Carter穿过押解区,特工女士终于见到了R.I.P.D.的办公大厅,果然天上的地方是无限大的么。


“走吧,是时候带你见一下你的新搭档了。


TBC
















评论

热度(41)

  1. zeroE君的手套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我若修花史E君的手套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新搭档是根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