zero

空巷(八)

根总忠犬柯基锤:

Chapter 8


 


 


头有些发晕,Root睁开眼睛甩了甩脑袋,试图活动下身体,意料之中的发现自己被五花大绑的捆在椅子上,“呵,这是准备审问我?”猖狂的笑容,抬头只是眼前的玩弄手术刀的女人。


 


“如果可以不用的话,我也挺愿意的”将刀片放在火焰上炙烤着


 


“其实我还挺喜欢这些的”脸上并没有任何恐惧


 


“我很好奇影子皇帝为什么要保护一个才接触不到一个月的人?你跟Shaw的到底什么关系?”女人拿着发红的手术刀对着她们中间桌子上的蜡烛欣赏着,在火焰上方,Root的笑容异常诡异。


 


“她是我的,以后也只能是我的”谈到Shaw的时候,Root嘴角上扬的幅度更大了。“我这没有你想要的信息,就算有,我也不会告诉你关于她的一切”耸耸肩,手指在椅子上敲打着。


 


“摩斯密码?”女人将发红的刀刃放在桌子上的铁盘内,慢悠悠的从身后掏出了一套针具,一根一根的擦拭着,“这个房间是特殊使用的,不会有任何信息的传递,除了你和我”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Shaw试了试油门轰隆声,看了眼中控台上显示红点的位置,和剩余油量。“你动作怎么这么慢”


 


“Shaw祖宗,马上…马上就加好了”小痞子气喘吁吁的将一桶又一桶柴油倒进野马的油箱内。


 


“地址可靠?”有点不耐烦的敲着方向盘。


 


“这是我们最后得到老大出现的位置了,我们的人已经出发了,但是现在也没有跟他们联系上”小痞子用力的关上了加油盖。


 


看见中控显示油箱已满,Shaw转动钥匙,油门踩到底,野马脱缰。


 


“喂!我还没上去啊!!!”小痞子目送着刚才就在自己旁边的黑色野马即将离开自己的视线,跺脚嚷嚷道“帮我向老大说几句好话啊!!!”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“你试过针灸么?传统的医学”女人拔出一颗银针放在烛焰上。


 


“我挺享受这个的”银白色的针在火焰的舔舐下逐渐变成火红。


 


“但是如果扎在不同的穴位上,感受可不一样,where is Shaw?”炙热的针尖扎入手臂皮肤的那一刹那,周围的皮肤如同化开一般,血液局部沸腾。


 


“呵”紧咬下牙,紧皱的眉头,汗水从额头渗出顺着脸颊滑下,Root嘲笑般的抬头看了眼女人。


 


“所以我才不太喜欢审问信仰坚定的人”女人拔出冷却后变成银白色的长针,看了眼上面残留的血迹,“不过我们可没有多少时间”晃了晃桌上的针套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“店铺内的指纹只能检测出麦迪本人的,不管是谁做的,都是专业团队。”Fusco晃晃手中的文件夹。


 


“如果Shaw说的无误,那么应该是江龙的死对头干的”Cater在电脑上快速输入什么。


 


“他们并不会做的如此干净”Reese托着下巴,若有所思。


 


“该死,权限不够”Cater愤愤的敲击着键盘,“我查到江龙最近有一笔码头交易,但是并不是他们自己的人执行,具体的内容无法获取。”


 


“江龙的人不可能这么谨慎的,那么一定是有高人在背后操盘,这么说来的话”Fusco放下手中的文件,“只能是他们了”


 


Reese拿起自己的警徽向武器库走去“我们需要点支援了,还有更多的武器”


 


“我可不想过这摊浑水啊”Fusco在桌上写着支援申请书,“这可是我新买的鞋”


 


“防弹衣,别告诉我你又新买了件西装”Cater用防弹衣拍拍Fusco的后背,“这水可以潜泳了”


 


 


 



评论

热度(20)

  1. zero雑食動物リツキ🎶😈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