zero

Together again -(2)

凌凜-以挖坑為樂的孩紙:

「…R…Root?」Shaw看著病床上躺著的人,動了動嘴唇,嘴唇一張一合了許久才吐出一個詞。




「這位半夜拿著槍,闖進別人病房的美人叫什麼名字呢?」Root透過氧氣罩發出來的聲音聽起來有點悶悶的。




「什麼…?」Shaw聽見Root問自己的名字時,愣在原地,頓時不知如何是好,只好和病床上不記得自己的Root大眼瞪小眼。




「呵呵…」病床上的Root和Shaw對視沒多久便笑了出來。




「笑什麼。」Shaw皺眉看著不知道在笑些什麼的Root。




「你穿醫師服真是美呆了,Sameen。」Root稍稍拿開了氧氣罩,好讓自己的聲音能清楚的傳到Shaw耳裡。




「該死,Root,這時候你還有興致調情。」Shaw聽見Root說出自己的名字時鬆了一口氣,把拿在手中的槍插回腰上。




「我是認真的在稱讚你呢。」Root對著站在床尾的Shaw臉上漾開了笑容。Shaw面無表情站在床尾,心裡卻擔憂著這一切會不會只是夢,畢竟收到Root走的消息的那幾天,Shaw可沒少夢到Root還活著。




「過來。」Root對著Shaw招了招手,Shaw猶豫了一下才靠了過去。




「Sameen,我還活著,這不是夢。」像是看穿了Shaw心中所想,Root伸手抓住站在病床旁Shaw的手,一股溫暖從Root手裡傳到Shaw的手中,讓Shaw知道Root確實還活著。從Shaw些微放鬆的手,Root知道Shaw相信了。




「咳!咳!」Root突然咳了幾聲,Shaw忙看了一下上頭儀器的數據,確認數據正常後,又伸手掀開Root的病服,看見傷口上頭的紗布沒有滲出血,才又放鬆下來。但看著紗布的量,Shaw真的很慶幸Root熬了過來。




「我有跟你說過我很愛你扮醫生的樣子嗎?」Root呼吸略微急促,笑看著方才忙確認自己身體狀況的Shaw。




「有。你說過了。」Shaw拉了張椅子,坐在了Root的病床邊。




「那我想再說一次,我真的好愛你扮醫生的樣子。」Root轉頭看著坐在自己身旁的Shaw說。




「你該休息了,已經半夜兩點了。」Shaw伸手輕輕的把Root的頭轉回正面。




「誰叫你那麼晚才來找我。」軟暱的聲調表示了聲音的主人並無責怪的意思,在Shaw耳裡聽起來比較像是撒嬌。




「誰叫機器不乾脆點給我資訊。」Shaw靠在椅背上輕聲的反駁。




「我只是想給你驚喜,才讓她不要直接給你資料的。」Root說著呼吸又急促了起來。




「閉嘴。睡覺。」Shaw見Root呼吸速度有變化,低下身子,替Root拉好被子。




「你不睡嗎?」Root拍拍自己床的一側,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看著Shaw。




「你的傷沒好透。」Shaw對於Root同床的邀請有些猶豫,但礙於Root身上的傷,Shaw還是拒絕了。




「我相信你不會弄痛我的,況且你也不想在椅子上睡一晚對吧?」Root指了指Shaw現在所坐的椅子道。




「誰說我要留下來了。…先說,我是因為不想睡在椅子上,隔天腰酸背痛才跟你睡的。」Shaw看了一眼自己正坐著的椅子後,一邊將屁股挪到了病床上一邊說著。




「知道了。」Root眼裡滿是笑意的看著Shaw從椅子默默移到自己身旁。




Shaw在躺下前整理了Root身上的管線,避免自己拉扯或壓到。Shaw對著Root的方向側著身,Shaw的頭正好在平躺的Root肩膀旁,Shaw在兩人中間還特意留了一個縫,避免碰觸到Root的傷口。




“都是藥水的味道。”Shaw心裡想著。躺在Root身邊的Shaw鼻子裡充滿了醫院消毒藥水的味道,Shaw懷念Root身上特有的甜甜的香氣,想著想著Shaw竟然就這麼睡著了。要Shaw說,這是她這陣子睡的最好的一覺了。




「…Shaw?」隔天早上Root醒來時手往身旁一摸,卻只摸到空空如也的床鋪。




「Shaw!」Root坐起身又喊了一聲。




「什麼!?」聽見Root呼喊的Shaw急急忙忙的跑進病房。




「我以為你不見了。」Root看見Shaw出現在自己眼前鬆了一口氣。




「我只是去買早餐。」Shaw一手拿著吃到一半的早餐,另一隻手提著塑膠袋道。




「要吃嗎?」Shaw在Root床邊嘴巴裡咬著早餐,打開了塑膠袋,聲音模糊的問。




「不了,Sameen你吃就好。醫院有給病人吃的食物。」Root笑著搖了搖頭,伸手將Shaw嘴邊的碎屑拭去。




「醫院的東西很難吃。」Shaw咀嚼著早餐批評醫院的食物。




「難吃的東西來囉。」Root對著Shaw挑一下眉,病房門便被推開,一名女子將餐點放到了桌子上後就走了出去,推著她的推車繼續送下一份餐點。




「Groves女士?」病房門闔上沒多久又有人推開了門,這次是個醫生。




「是。」Root對著走進來的醫生點點頭,而一旁的Shaw繼續吃著自己的東西。




「從各項數據來看,你恢復的挺快速的。」醫生拿著聽筒在Root的胸上來回聽著。




「…請問這位小姐是?」醫生聽診沒一會便從旁感受到一股涼意,一抬頭便對上了Shaw的雙眼,裡頭含有殺意,醫生嚥了一口口水後看著Root問。




「我老婆。」Root毫不猶豫的回答,這個答案不僅醫生愣了一下,Shaw也愣住,一臉你在說什麼的看著Root,Root只是對著Shaw眨了下眼。




「…好的。」醫生替Root拿下氧氣罩,換成氧氣管導管。看著氧氣管導管的Shaw,嘴角微微上揚,“Root正在恢復。”Shaw心裡這麼想。




「可以麻煩你跟我出來一下嗎?」醫生替Root裝好氧氣管導管後對著Shaw問。




「我?」Shaw一臉疑惑的反問醫生,醫生點點頭走了出去,Shaw跟在醫生身後也出了病房。




「什麼事?」Shaw開門見山的問,這麼直接了當讓醫生有些錯愕。




「那個… Groves女士恢復的這麼快我們大家都開心,但是…」醫生看著Shaw欲言又止。




「直說。」當過醫生的Shaw隱約想起了什麼,心中直覺不是好事,自己臨時又想不起來,皺著眉催促醫生把話說完。




「我們擔心這是迴光返照。」醫生一口氣說完,等著Shaw的反應,但是Shaw的反應卻大大的在醫生的意料之外。平時的家屬聽見這種事情時,就會先開始哭,然後鬧,然後繼續哭,而Shaw卻非常鎮定,好像陷入某種沉思中。




「不是一定的,對吧?」Shaw沉思了一會後問。




「對。並不是一定,但也不是沒有可能。當然了,我們沒有一個人希望這種事情發生。」醫生一邊小心翼翼的回答一邊觀察著Shaw的反應。




「我知道了。」Shaw點點頭沒什麼太大的反應。醫生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Shaw,原本以為Shaw只是刻意將情緒壓下,但現在看來好像不是這樣,而是Shaw本身的問題。




「嗶------」兩人對話結束沒多久便聽見Root病房內傳來刺耳的機器音。




「Root!」Shaw一聽見這個聲音馬上衝入病房,而一旁的醫生對於Shaw馬上轉變情緒的速度愣了一下,也跟著衝了進去。




-TBC

评论

热度(71)

  1. zero凌凜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zero凌凜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