zero

【肖根】BE BOUND TO MARRY (5)

冬天爱xg:

清水文

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
Shaw向着root一个挑眉,小羊消失在地上黑色的图腾中,Shaw直直地向着自己座位走过去,


 


root拿着武器挡住了shaw的去路。


 


“打伤了人就这样一走了之吗?”


 


“两场了,三局两胜你是知道规则的吧。”


 


“第一盘也算?你中了攻击,为什么还是你赢!”


 


“FINE.”


 


 


【叮】“第三场开始!”


Shaw定定地站在原地,没有动作,却微笑地看着眼前像母鸡般护犊心切的root。


 


 


Root率先发动了攻击,留下残影消失在眼前,然后突然出现在左边,武器直直地从shaw的背后挥过去。Shaw的头已经转向了root的那一面,root出尽全力地攻击,这种游刃有余的表情真是太令人讨厌了。


 


 


root不知是不是错觉,武器将近打在shaw的身上的时候,shaw消失了从容的表情呆滞了一下,身上的斗气浓厚了许多。Root意识到shaw不打算躲的时候,下意识收了一下力,但天道好轮回,苍天饶过谁。


 


 


镰刀的刃砍在了斗气之上,shaw从root的身旁一飞而过,伤害的后坐力很大,让shaw飞出了半场的距离。重重地压到场边的结界才停了下来。Shaw从结界上掉落,四脚朝天地停留在了赛场边上。


 


 


终于…场上的瓜子掉落满地,意识到自己的主子晕倒了的豆豆连忙从场上的楼梯跑了下去,但是中途绊倒了正在滚下来。这时守卫cole已经拦腰抱起了shaw,看到自家shaw王的血从嘴角流向耳朵地往下滴,怒火无从宣泄只能狠狠地瞪住了罪魁祸首。Nina一边擦着血,一边用着治愈魔法。Hersh control 一大群人已经围在了shaw的身旁,场面十分混乱,好像从来没有处理过类似的事情一样,但下一秒一大群人已经消失在了会场之内。


 


 


场上的贵宾座将近空了三分之一,会场内响起了窸窸窣窣的议论声,root站在原地一动不动,镰刀掉落在身旁,李四站到root的身旁安慰式地拍拍root的肩膀。


 


 


那天的比赛继续进行,由大臣卡特指挥。说明可以挑战任何人,就料到会有类似的事情发生,完备的体系就是POI混乱多年,外国也很难攻破的原因。但那一天谁的注意力还放在比赛上,没出一个小时,八卦都传遍了各国,到底是shaw王的帽子戏法失败,还是root王后为情人谋杀亲妻。


 


 


第二天Shaw已经醒了躺在床上,床前站着control和Hersh眉头紧皱。


“你的意思是有人用定身咒束缚了你……”control的眉毛像是连成了一条直线地紧紧凑在一起。


“是。”


“root想致你于死地。”


“我可没那么说。”


“finch果然还是……是我的错shaw。”control的语气里充满了愧疚。


“再去查一下,不能这么主观。”


“的确,现场杀掉shaw对finch没有好处,现场还有那么多王侯,每一个都有杀shaw王的理由”Hersh提醒control道。


 


 


Root已经站到了门外,被亲兵cole拦了下来。


“我只是想进去看看shaw。”


“王后你有谋弑shaw王的嫌疑,还是先回去吧。”cole的语气很礼貌,却掩饰不住咄咄逼人的气势。


“是shaw不想见我吗?”root瞪着cole,心里的担心可告诉自己现在不是退一步的时候。


 


 


这时门被打开。


“是。”control带着Hersh一起走了出来,带着不可违抗的语气,一眼也没有看眼前的人直直地离开了。天知道自己有多么心疼,当年shaw还小,一脸正经地烧公文取暖的时候,也没有这么心疼过。


 


 


这一刻finch和Reese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弄得有些措手不及。


 


对finch来说传闻和谣言是不可信的,因为finch感受到了,施在shaw身上隐秘却强劲的定身咒,这很容易会怀疑到自己的身上,场上人太多,魔法又在一瞬间的事情,排查犹如大海捞针,但谁又会对shaw有那么大的怨念,有如此抓得准时机呢?


 


 


“finch你不会怀疑root吧?”Reese看着finch熟悉的出神忍不住问到。


“不是没有可能。”


“root可不是专业魔法师。”


“谁知道呢。”


 


 


Reese觉得无话可说,自己不习惯于反驳finch的话,但又有点为自己的徒弟鸣不平,在root身上finch总是那么主观。在公在私都是这样,就像完全没有尊重过root的决定,就为了国家牺牲了root的终身大事一样,如果如谣言一般(李四和豆豆看到了root和Hanna花园抱抱)也是这个封建家长造成的人伦惨剧啊……


 


 


Root经过昨天的一挥过后,全身像散架了一般,探望失败之后,root就回到房间灰心丧气的泡澡,怎么知道自己睡着了——梦到了在千军万马的战场上,自己拿着刀站在躺着的shaw身前,shaw面色苍白,殷红的血滴到泥地里染成暗红色,Root被自己脸上诡异的笑容吓醒了。


 


 


搂着浴巾的root走出房间穿衣服,看到床上的人影,下意识抓紧了身上的浴巾。是shaw,穿着睡衣的shaw睡在床上看着root的睡前读物。


 


 


两个人在意识到对方的存在之后,都定定地看着对方。Shaw打破了静止,从床上起来走向root。


 


意识到shaw的靠近,root更加防御地抓紧了胸前的浴巾。


 


Shaw走到root的面前,意味不明地从上到下把佳境收入眼中,暧昧的橘黄灯光衬上白里透红的肌肤,有说不出的沉醉感觉,呼吸声在静谧的房间里环绕着,shaw的手放在root的手臂上捏了一下,顺着肌肤的手指平行滑向胸线上,勾着浴巾的边缘,用力一勾。


 


Root身后的手抓紧了浴巾,随着动作跌进shaw的怀里,然后浴巾识趣地离开两人的身体。Shaw的手抱得很紧,root有点不知所措。Shaw的头埋在自己的锁骨,温热潮湿的鼻息喷在自己的脖子上。


 


“就不关心一下我吗?”shaw哼哼唧唧地耳语。


“嗯?那……还痛吗?”root的防备破碎了。


“痛。”shaw的话像撒娇的孩子般细不可闻,root的右手被shaw的左手带着从下穿过睡衣,覆在shaw的背上肩骨的上。


 


Root轻轻摩擦着自己亲手制造的疤痕,然后另一只手也覆到背上,摸着其他大大小小的伤痕,突然好心疼自己的妻子,以至于被自己下定“shaw身上的伤痕只能是我留下”的决心吓了一跳。


 


“shaw很快就会不疼咯~”root的话裹着蜜糖般甜腻。


 


 


说着咬上了小柯基的耳朵,身下的人不禁打了一个激灵~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
谢谢阅读








【不好意思有点短文笔有点小学生,我对不起初高中的语文老师啊啊啊啊,所以最近沉迷于学习,我爱学习大家见谅。其实是去看霸气卡姐的《嘻哈帝国》,三观都碎碎的了,但是音浪太强不舍得关电脑!!!


        就是卡肉了……所以放心绝对全年龄段的~    

评论

热度(37)

  1. zero冬天爱xg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