zero

[AU]南柯(下)

竹羡:

传送门:(上)


下篇如约而至~就不多废话了~




以下正文:






08


一辆摩托车在几近无人的街道上飞驰。


Shaw忍了又忍,终于说:“你非得抱着我?”


“毕竟你在超速行驶啊。”两人的声音嵌在头盔里,听起来闷闷的,特别是甜甜圈小姐的。


Shaw兀自翻了个白眼,无视交通信号灯加足了油门。过了一会儿,或许气氛实在过于凝重,她再次开口:“所以你一直在玩这个?找企业的麻烦?”


“谁叫他们总是出现漏洞,我可不是什么免费白帽子。”


Shaw笑了一声:“也有道理。”


“你可以叫我Root。”身后的人大概是想把下巴搁在她肩上,却被头盔阻挡了,“嘭”地撞了一下。


Shaw前倾身体:“可比SamanthaGroves好记多了。”


“瞧,你不也记住了么?”


等了许久,见驾驶员彻底没了回应,Root总算扯了扯嘴角,贴近了她伏着的后背。


 


她们隔着马路将摩托车停在一间仓库对面,Shaw摘下黑色头盔,依托夜色悄悄接近门口停着的黑色轿车。撬开后备箱后,她露出愉悦的神情:“Reese 阻止我这么玩很多次了,这回可没人再说什么。”


Root朝黑乎乎的后备箱里望了一眼,接着略表惊讶地点了点头。只见Shaw将后备箱里躺着的榴弹发射器架在肩上试了试,又很满意地挑出一枚烟雾弹,装填、瞄准、发射一气呵成。


一道弧线划过头顶,仓库的卷帘门转眼间破了一个大洞,没过多久便滚出了白烟。


Shaw半跪在车门边,扯下被黑布包裹着的另一把武器——涂满了迷彩纹路的轻机枪。Root在她旁边蹲下,再次惊讶地点了点头。


Shaw则专注地盯着仓库门。不一会儿,卷帘门被匆忙拉起半扇,浓烟中慌慌张张跑出几个人来,Shaw则毫不犹豫地扣动扳机,打穿她们的膝盖。


收口袋一般,敌人依次倒下,连还击的机会都没有得到。


等了一会儿,见再没有人往外跑,Root三两步冲了进去。Shaw慢了一拍,来不及阻止,只好抬着枪跟在后面。


浓烟渐渐散去,Root急切地在仓库货架间找寻Hanna的身影,但似乎并不如意。忽然一个高大的影子出现挡住了昏暗的灯光,Shaw站在离Root几步远的后面,急道:“蹲下!”说罢便要扣动扳机。


枪声及时响起,弹壳落地,Shaw没想到是竟然有人比她更快。


Root低头看着手里冒烟的枪口,回头给了她一个微笑:“挺好用的,谢了,不知道我打起膝盖来准不准。”


看到Root手里熟悉的枪支,Shaw的脸色顿时有点难看:“你什么时候拿的?”


“你没看见?”Root歪了歪头,表示疑问。


“……”一定是家里的灯光太暗了,Shaw捏住眉心。        


 


确认这儿再没有其他人了,Root果断转身向外走去:“她不在,这里是个幌子。”


“等等,来看看这儿。”Shaw此时绕到了仓库另一边,发现了角落里正在运行的一台笔记本。


Root折返回来,脸色顿时缓和了不少:“好极了,我们可以追踪这儿的通讯信号。”


Shaw点点头,就要打开耳麦通知Finch,手却摸了个空,耳麦似乎在行动中不小心掉落了。


正当她下意识往地上看的时候,Root却坐到电脑前:“给我十分钟。”说着便开始快速敲打键盘,手指翻飞,在黑格子里写一些Shaw看不懂的代码。


“差点忘了,这方面你是专家。”Shaw松了一口气。


甜甜圈小姐神情专注,并不接话。


Shaw握着枪站在她旁边,不断地四处巡视,像一个称职的保镖。若非急着救人,Root势必要狠狠吐槽一番。


“找到了,信号转自七公里外的一座废弃办公楼。”Root长舒一口气,站起来道。


“走。”Shaw言简意赅。


 


 


09


在整个城市都陷入沉睡的时刻里,空气中包裹的凉意不断侵蚀着外界。


Root坐在摩托车后座,双手不客气地插在Shaw两侧的皮衣口袋里,闷声叹气:“最后还是把她牵扯进来了。”


这阻止了Shaw原本要把Root的手拨出去的举动:“你做的这些事,她完全不知情?”


“这或许会吓着她。”


“为什么不?你在做正确的事,这很酷。”Shaw似乎有些认真地追问。


“老实说我觉得这个世界一团糟,但她不这么认为,我们之间分歧太大,而我不想让她担心。”Root顿了顿,又说:“但总有疲于应付、矛盾显露的一天,只能尽量避免,我已经有一段时间没见她了。”


Shaw想了想,试着说:“我这个人从小就没什么感情,唯一庆幸的是父亲从来不试图改变这一切。我的意思是,或许你该让她知道你的真实想法。”


身后的人似乎思考了一会儿,语气里带着些许笑意:“也许我会试试。”


Shaw挑了挑眉,对自己分外欣赏,甚至打算暂时不追究Root的手正在越界这件事了。


果然嘴炮拯救世界。


 


穿过空无一人的马路,老旧的办公楼此时却不合时宜地亮着些许灯光。Shaw打开摩托车后备箱,摸出一匣子弹递给她:“会换?”


“你未免也太小看我了。”Root说着,十分灵活地拆卸弹匣,换上新的。


Shaw眯起眼:“还不赖。”


“像我这种活干久了,时刻都在怀疑会不会被人一枪干掉,所以每天晚上睡前,有一件事必须要做。”


Shaw看着她。


“坐在床边给手枪装子弹,打开保险再关上、卸出子弹,每天反复,熟能生巧啊。”她颇为自嘲地说。


“但你没有杀过人,你紧张。”


Root没料到她会这么说,反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我没有?”


“因为你的手在抖。”


忽然Shaw伸手覆盖住Root握着枪的手,指尖轻轻划过她的掌心,有些痒。


Root愣了一下,低头看到自己握着枪的手正微微发抖。


Shaw稍稍用力捏了捏她的手:“我的工作就是保护你,所以交给我。”接着转身走进了大楼,只留给她一个背影。


Root的耳根顿时染上一层赤色,旋即跟了上去。


“谁保护谁还说不准呢。”


 


 


10


顺着安全楼梯爬上四楼,贴墙听去,屋内不时传出交谈声。


Shaw自半掩的门外探头瞄了一眼,确认里面只有两个人后,伸出手指比划了一下,示意Root呆在原地。Root却摇了摇头,表示她们可以悄悄地靠近敌人,然后击晕对方。


Shaw瞪起眼:这个是好主意,但是你会吗?


Root挑了挑眉,悄声说:“我当年陪朋友学过那么两手。”


Shaw作恍然大悟状,答案不言而喻。于是她伸手指了指门,Root则压低身体,点了点头,两人便开始朝目标靠近。


她们同时行动,声音极轻,悄无声息地出现在西装男身后。内心默数三个数,双方交换了一下眼神,迅速起身分别勒住目标的脖颈,发力的同时向后拖,不一会儿便把敌人勒昏在地。


Shaw站起身,给了同伴一个赞赏的表情。


同一时刻,一座电梯正从一楼上升,Shaw见状抬起枪,示意Root跟上她。


而Root则从其中一个西装男身上摸出把手枪来,打开了两把枪的保险,露出一个轻车熟路的笑容来。


Shaw似乎有些想笑,朝她竖了个大拇指:可以,这很黑客。


“叮”一声,随着机械轴承转动,电梯门缓缓拉开。几个西装男走出电梯,看到倒在地上的两个人顿时大惊,急忙抽出手枪,却被从背后偷袭而来的子弹击中膝盖倒下。


Root和Shaw守在电梯旁边的掩护堆后,轻而易举地收获了所有膝盖。


Shaw终于出口吐槽到:“不错,打中一个。”


枪声已经打响,势必会引起注意,Shaw深知这种情况得速战速决,于是朝左手边一扇紧闭的门走去,准备突入。忽然,她眉间打了个突,视线立即回扫过去,她们背后正对着电梯的门不知何时打开了一条缝,探出半个人影来。


“Root!”Shaw喊道,一边开了枪。


枪响一共有两声,一枚子弹准确地打穿了敌人的肩膀,而另一枚则从Root的左臂擦了过去。


Root被带得后退了一步,靠在墙上,另一只手也迅速扣动了扳机,子弹打在门板上,失了准头。她举着枪的手捂住了左臂,血从指缝间溢出,枪身顿时染满了血。


“你还好吗?”Shaw拧起眉。


“没事,先救人。”Root低下头,满手的血在黑色衣服上擦了擦。


Shaw点点头,冷不防后脑勺忽然遭到一记重击,砸得她眼前一黑,顿时失去知觉一头栽了下去。


 


 


11


感到脑后一阵钝痛,Shaw蹙着眉,双眼眯起一条缝。


视野渐渐变得清晰,她眨了眨眼,发现身处一片破旧的办公区域,四周不见人影。而自己被结结实实绑在椅子上,双手束在背后同样动弹不得,门外时不时响起金属物品收放的动静,像是有人在整理武器。


视线扫过周遭,她调整了一下呼吸。眼下得先在这片空荡荡的办公区里找出点实用工具来,然而周围零星散落着的,只有那么几张办公桌。


窗外斜散进来一丝微光,天已然开始亮了。


借着微弱的光线,她发现不远处的一张桌子后面似乎还存在另一个人,露出些许棕色的卷发来。


Shaw转念一想,发力抬起椅子,在不发出声响的同时一点一点朝那边挪过去。


几分钟后,她得以用脚踢了一下对方的椅子。


被绑住的女人一个激灵,转醒过来,灰头土脸不知所措地看着面前的Shaw,但还是遮不住精致得体的面容。


Shaw朝她嘘了一声,轻声道:“我是来救你的,你是Hanna,对吗?”


对方惊讶地点点头,接着表现出一脸怀疑。是了,如果有个人被五花大绑在椅子上,还信誓旦旦地说是来救自己的,可信度实在不高。


“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?”虽然可信度不高,但眼下似乎也没有其他办法。


“我自有渠道,先告诉我你遭到袭击是什么时候,昨晚?”


对方点点头:“晚上快11点的时候,我刚跟一个病人聊完,下班的路上。”


“病人?”时间吻合,应该不会错,眼前的人就是Hanna。


“我是心理医生。”


Shaw扯了扯脸皮,心想Root你的这个朋友某种程度上来说其实挺危险的。


与此同时,门被一脚踢开,走进来两个男人。


天色越发亮起来,Shaw扭头看着她们,一边侧脸显露在初升的阳光下,另一边则隐在黑暗中,显得异常冷冽。


其中一个西装男走过来,黑漆漆的枪口对着她:“那个黑客在哪?”


“怎么,又失手了?”Shaw出口嘲讽。


男人露出狰狞的表情:“给你十秒钟时间考虑,告诉我她躲到哪儿去了?”


Shaw忽然笑了一下:“要不了十秒。”


一侧的安全门忽然被撞开,一条马犬笔直冲了进来,两个男人猝不及防,转身就要射击。


Shaw猛地挣开束缚,就着面前的桌子一蹬而上。她弹跳力惊人的优秀,借力顺势再一跃起:“hey,你数了吗?”


西装男惊讶转身,只见一个灵巧的影子掠过头顶,还没来得及看清就被掀倒在地。


Shaw踢开那个男人,坐起身来,手边摸到一把木椅子,抄起来就甩到另一个人身上。那人被砸得眼冒金星,顿时乱了方寸,刚定了定神,只觉一阵劲风刮过,面上结结实实的挨了两拳,眼前发黑再也支撑不住倒了下去。


世界又清净了,Shaw拍了拍手上的灰,蹲下来一把搂住马犬的脖子:“来得正好。”


马犬欢快地蹭了蹭她的手掌,上蹿下跳起来。


亲昵了一会儿,想起在一旁惊呆了的Hanna,Shaw这才走过去给她松绑:“能走路吗?”


对方握住被勒得发红的手腕,惊魂未定地点了点头。


Shaw捡起地上的枪,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,问道:“你见到Root了吗?”


“谁?”对方露出一脸疑惑的表情。


Shaw怔了一下,随即反应过来,摇了摇头:“没什么,我记错了。”


楼下又传来枪击声,Bear急促地叫了两声,接着门口闪现一个高大的身影:“我没错过什么吧?”


“Reese,时间刚好,需要你带她到安全的地方。”


Reese走上前,问:“那你呢?”


“我把甜甜圈小姐弄丢了,得去找回来啊。”Shaw低头检查了一下剩余的子弹,转身朝另一个出口走去。


Hanna却突然叫住她:“等等。”


Shaw回过头。


“我想说,谢谢你救了我的命。”Hanna一脸真诚,阳光温柔地打在她脸上。


Root说得对,她们本就不是一路人,Shaw此刻完全能够理解了。她动了动嘴唇,最后却只是点了下头:“我不擅长这些,不过不用谢。”


 


 


12


外面天光大亮,路上开始偶尔有车子路过。


楼梯间的Shaw步履匆忙,她从七楼跑回四楼,还没踏进门,头顶的天花板冷不防照面砸了一块下来,她急刹住脚步躲开,调转枪口向上瞄准。


“Hey,Shaw,想我吗?”熟悉的声音从通风口钻出来,倒着探出半个身子的还有Root。


Shaw翻了个白眼:“够灵活的啊,走了,Hanna已经安全了。”


Root嘴边的笑意扩大,带着上扬的语调:“我知道。”


“……告诉我你该不会刚好在七楼的某个通风出口看着吧?”Shaw的脸色顿时有点难看。


“不得不说,你揍人的姿势真是太英俊了。”讨人厌的语气。


“给我下来。”Shaw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单词来。


忽然Root脸色一变,她迅速举起枪朝Shaw看不到的身后射击。同时楼梯下方又出现几个戴着耳麦的西装男,Shaw顾不上说话,直接射击。


Root反身跳了下来,灵巧落地,她贴着Shaw的后背站起身,又准确地打穿了另一个西装男的膝盖。


最后一枚子弹耗尽,最后一个敌人倒下。


“手不抖了?”Shaw回过头,故意问。


而Root则直径拉过她的手:“快走。”


 


 


13


她们自安全楼梯脱离,外面空气清新,让人忍不住深深吸气。忙活了一夜,此刻总算能够喘口气了。


警车呼啸着从她们面前驶过,停在办公楼门口。Root跟着走了过去,却在还剩一段距离的时候停下了脚步。


大楼门口的Reese正扶着Hanna走向其中一辆治疗车,而Hanna看起来吓得狠了,需要缓一段时间。


“不去打个招呼?”Shaw与她并肩站着:“你救了她。”


“不了,我还是……保持距离就好。”


Shaw转头,身边的人正看着不远处的Hanna,眼里却意外的平静。


“既然不希望她卷进我的麻烦里来,某些真相就注定无法坦诚相告,毕竟我要的是结果。”


Shaw点了点头,收回视线,目视前方:“那黑客的活呢,还要继续下去?”


“为什么不呢?多有趣的工作啊。”提到这个,Root脸上笑意渐深。


“谁说不是呢。”Shaw吹了记口哨。


马犬挣开Reese兴冲冲地朝她们冲过来,Shaw蹲下来与它扑了个满怀。


 


街边一家商店外墙的电视屏幕上开始播放早间新闻,主播字正腔圆地报道着今日头条:Octa公司涉嫌窃取用户资料贩卖,高层尽数落网,等待受审。


Root抱着双臂看完了报道,露出得逞的小表情。


Shaw站起身,与她相视一笑:“该走了。”


“介意一起吃个早餐吗,咖啡店允许携带宠物哦。”


接到邀约的Shaw不为所动,只是挑了一下眉:“是吗?”


“当然,以名誉保证,”Root得寸进尺地去勾她的手臂:“早餐提供超值三明治,我是说,如果你等一下没有手术的话,Doctor Shaw。”


“这就巧了,”Shaw弯了弯嘴角,顺带拨开了她的手:“带路吧。”


Bear拱了拱Root的小腿,围着她打起转来。


“乐意效劳。”


 


亲爱的Mr. Reese则收拾着烂摊子不住抱怨:“Shaw真是一点都不体谅人。”


“Mr. Reese,我想我的电脑可能被入侵了。”Finch看着自己不受控制的电脑屏幕,声音显出一丝慌乱。


“Finch,别急,有任何线索吗?”


“噢,等等。”看清了屏幕上出现的一串代码,Finch抬了抬眼镜,转身盯着玻璃板上Root的照片和资料:“我想,这或许是那位黑客朋友发来的问候?”


“你是说我们那位糕点师号码?”


“没错,这位斯坦福辍学,与Ms. Shaw一起失踪了一夜的‘糕点师’小姐。”


Reese看了一眼走远的Shaw和曾经的号码,不禁露出担忧的神情。


 


而Root口袋里则安静地躺着一枚小巧的耳麦,红色的信号灯正不急不缓地闪烁着。


 


清晨的道路上行人渐渐增多,他们低着头匆匆奔赴各自的目的地。


有两个人却显得分外悠闲,其中个子稍矮的那个看起来一脸不情愿,高个子则嬉皮笑脸地时不时说些什么,她们还牵着一条狗。


 


“还有件事。”Root尾音上扬,忽然转过身开始倒退着走。


Shaw眉间打了个突,才过了十几分钟,有人又惹麻烦了?


“知道你早上没有手术,但我这个病人可是需要一些专业照护呢。”甜甜圈小姐说着展示了一下自己粗糙包扎的左臂。


Shaw再次捏了捏眉心,这种后悔的感觉竟然如此熟悉:“我当初答应Finch就是个错误。”


“什么?”一人一狗睁着大眼睛看她。


算了,Shaw无奈地摇了摇头。


 


谁的人生还没遇到过几个岔路口呢。


 


 


END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特别鸣谢: @Shiro老伯伯  ,纠结于如何写根妹和Hanna之间的关系时,受到Shiro君提点,谢之!


在我眼中Root和Hanna的关系不在新欢旧爱的范畴里,如果Hanna没有死,她们也不会是一路人;如果Root没有经历Hanna的死,她的性格应该会更加不同,但这里我呈现出来的根妹性格上与剧集设定没有太大出入。那么没有失去Hanna的Root到底会是什么样子呢?想一想实在是很有趣啊~脑洞留给大家~



评论

热度(143)

  1. fromtheunknownoftheuniverse竹羡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zero竹羡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慢盹盹我若修花史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