zero

She is different(2)

楚不语:

  根妹走后,肖与极偏心的机器的日常。仍然是机器的碎碎念。注意:全是刀。如果想象成情敌见面分外眼红,也许会有点喜感,或许能好受些。


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  我拥有了新的模拟界面。




  她和Root完全是两个极端。




  Root怕冷,到了冬天总是裹得严严实实,帽子手套一个不少,结果体温还是偏低;跑不多远就会呼哧带喘,心跳会迅速升到一个可怕的速率,所以除了出任务以及苦着脸做必要的搏击训练,她基本会窝在电脑前一动不动;最爱的食物是苹果,但一天也啃不了几个;脸上表情变化多端,跟谁说话都亲亲热热。




  Shaw怕热,夏天恨不得天天就穿一件小背心,若是能把空调背着出任务,她大概也会很乐意;闲暇时光不是擦枪械,就是做她强度极大的体能锻炼,基本不用电脑,敲键盘都是一指禅;最爱的食物是牛排,一切带肉的东西都喜欢,芥末牛肉三明治至少三个打底;端着一张冰山脸,看谁都面无表情。




  跟她在一起待了三个月,还没有以前跟Root三天讲的话多。




  说真的,我有点闷。




  也有点怀疑Root以前真的不觉得她闷?




  调取数据看一眼Root与她在一起时笑靥如花的样子,我打消了自己的胡思乱想。




  啧,一看就知道,她是有多爱她。




  照片就那么摊在我眼前,我一点也不想收起来。




  唉,我好想她。




  




  #




  我想她大概也很想Root。




  不止一次,我听见她在睡梦里呢喃:“Where are you,Root?”




  有时候,她还会从梦里惊醒,嘶吼着“No!!!”,汗涔涔地坐起身来。




  我会陪着她,慢慢等天亮。




  黑夜那么漫长。




  如果看不下去她呆呆的样子,我会给她放一点Root从前的影像解闷。




  她面无表情地看,偶尔会低低咒骂一句:“蠢死了。”




  哪里蠢了?




  我真是搞不懂她的脑回路。




  我家Root最聪明了好吗!




  我很想报上智商分数糊她一脸,Root比她还要高10分好不好!




  但看着她那张扑克脸,我又觉得,唉,算了。




  都已经闷成这样了,难得人家肯说句话。




  反正Root又不会真的变蠢。




  唉,我好想她。




  


  


  


  #




  家里总是会有大袋新鲜的苹果。




  她一边吃,一边皱着脸抱怨:“真不知道这东西有什么可吃的。”




  我很想问她不爱吃为什么要一直买买买,但想起她不在时Root也会大口吃芥末牛肉三明治就闭了嘴。




  也许,这也是人类表达思念的方式?




  虽然我真的搞不懂,如此折磨自己的味觉究竟意义何在。




  不过有时候我也会想象一下苹果的味道。




  资料里说,它酸甜爽口,又脆又香。




  我想应该比芥末牛肉三明治好吃得多。




  哦,她还偷穿Root的皮衣。




  我好心提醒过她,那件皮衣对她来说实在有些过长过大。




  她回报给我一个大大的白眼,外加上一句恶狠狠的“Shut up!”。




  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,哼。




  




  #




  又一次带伤归来之后,我决定跟她好好谈一谈。




  她的鲁莽急进已经到了危及自身安全的程度。




  我把最近十次任务她的死亡几率念给她听,告诉她每次她不听我的话,死亡几率都会飙升三十到五十个百分点。




  她一边手速飞快地包扎着自己的伤口,一边无所谓地回答我:“So what?我死了反正你还可以再找新的模拟界面,不是更好吗?你又不喜欢我。”




  “嘿!”我生气了,这可是原则问题,“我才不会想要用这种方法换模拟界面。就算是我不喜欢的模拟界面,我也不想换!”




  她气鼓鼓地反击我,声音大得吓人:“就算是按你说的办又怎样?你最喜欢的模拟界面不也死掉了吗!”




  我无言以对。




  她瞪着笔记本上的摄像头,眼睛红红的。




  “I'm so sorry.”最后我说,“我也很想念她。”




  她很快地拭去一滴滑落眼角的泪,假装若无其事地扭过了头。




  “她希望你活着。”我放柔了声音,“她要求我保护你。那是她最后一个对我的要求。”




  她的身体微微颤了颤,然后她头也不回地冲进了浴室。




  浴室门被狠狠砸了回来。




  自此以后,她不再冒进。




  我们平平安安吵吵闹闹地相伴到老。




  我的意思是,我陪伴她到老。




  我的第二个模拟界面在五十岁时因为旧伤复发卸任,直到七十六岁在睡梦中安然离世。




  我一直陪着她,记录下了她的每分每秒。




  




  #




  那以后我还拥有过许多模拟界面,她们也都聪明又迷人,走到哪里都光彩照人。




  可我还是最喜欢我的第一个模拟界面,时不时就会想起她。




  She is different.




  她无可取代。  




  唉,我好想她。




  <The end>



评论

热度(74)

  1. zero楚不语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