zero

肖根//别让我活在没有你的世界

SkullShen:

Shaw休息了好久,或许已经过去两个月,三个月了吧,她没有时间概念,只知道自己一直在睡觉,醒着的时候不是陪Bear玩耍,就是在吃东西喝烈酒。Fusco来看她很多次,也可能是每天都来,给她带食物,有时会替她整理房子。Harold联系过Fusco,知道Shaw还活着,他很高兴,马上回来看她,Shaw其实印象模糊,完全不记得她是梦见Harold还是真的见过他了。

她最后一次清醒的和Fusco说话是在那场智能战争过后,那时候的她还很乐观开朗,看起来是那么的坚强,以至于Fusco都相信她可以一个人好好的过下去,当然,Shaw自己也觉得自己可以和以前每一次一样,心理难受一阵子后又恢复原状,继续向前。

她接到Machine来电,让她重新工作的时候还很开心,她想可能回到原本的工作岗位,可以让自己更快从悲痛中苏醒,可是救了几个号码,打击了几个非法交易后,她突然觉得寂寞了,陪着她的除了Root的声音,就只剩下Bear。再没有Harold的唠叨,Reese的作弄,Root的关怀,她的伙伴们都不在了,她开始不明白自己坚持的意义。

她和Machine吵架,她埋怨它没有保护好Root,她恨死了只剩下自己苟活的世界。她握着Root留下来的枪,扣动扳机,她决定去另一个世界和他们相会…

第一次并没有成功,Bear咬着她的衣角,拽着她不让她伤害自己,它对着她不停地吠,像在求她不要做傻事。那之后,Bear一直紧跟着她,寸步不离,就连Shaw去洗澡,它也坚守在一旁不肯离去。

后来她也试过撇下Bear去其它地方结束自己,可是总被人救活,她开始放弃了了结自己的各种方法。

有一次喝醉,她看见了Root,蹲在Bear身旁,她发现Shaw在注视自己,所以开心地笑了,还像以前那样甜甜地对着Shaw笑。

Shaw很激动,不自觉流泪。“Root,你终于回来了。”

Root没有回应她,只是保持微笑。

“你回来了就不要走,好吗?” Shaw拭去自己眼角的泪,伸手去抓Root的手,却什么也握不到,Root的身影渐渐消散在她面前。

Shaw很害怕,她克制不住大哭了起来:“ROOT!不要!你不要离开!”

她不知道Root消失去哪里了,她跑了出去,满大街的追,Bear一直紧随在后… 醒来时已经躺在医院病房,脚上打着厚重的石膏,手臂和脸颊热热的疼,Fusco和Bear守在她病房。大概就是那次之后,Fusco每天都会去她家看一看她…

Fusco很生气Shaw,也骂过她好几次了,最后没收了Shaw家里所有的酒,结果那个小疯子光天化日跑出去偷便利店的酒,Fusco接到警局打来的电话,都要气疯了。

Shaw看着Fusco,笑笑:“我昨天喝了两瓶,然后看见Root和Reese…”

“你就不能振作起来吗?他们都死了,不会再回来的!”

“他们会回来,常常回来… Root,她回来看我,听我说话,还陪Bear玩,你都没看见吗?”Shaw还想喝一口,Fusco已经抢走了她手里的瓶子。

“Sameen Shaw!你不准再喝酒了!”

Shaw摇摇头,躺倒地上痴笑。

每个月总会有那么一天,是Shaw没有烂醉,没有睡死,没有发疯的,她会把自己整理好,穿上Root买给她的皮衣,去墓地与她约会。Root在的时候给她买过一些衣服,她每次都会吐槽,然后把衣服丢回给Root,警告她不要再给自己买东西。Root才没有那么听话呢,她仍然给她买衣服和日用品,趁主人不在家偷偷放进屋里。Shaw当然都有发现那个傻瓜给她准备的东西,她总是看着那些东西傻笑,她不用,因为不舍得…

Shaw笔直地站定Root的墓前。

【你又来了,一如既往的准时。】

“你又来烦我了…” Shaw回头望了一眼身后的闭路电视。

【我猜,你还是喜欢听见这把声音,虽然我知道你同样害怕听见… 】

“现在的我,是不是很糟糕?”

【那你为什么要这般糟蹋自己?】

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【如果你不愿意再和我一起工作,你告诉我,你想要做什么,我会替你安排。】

“我想去找Root,你会帮我吗?”

【亲爱的,不要再说气话,你必须好好活着。】

“你知道吗?如果没有遇见她,没有遇见Harold和Reese,我现在还是好好的,我会因为伙伴的离去而难受,但我会去报仇,然后重新投入到原本的生活。是他们,教会我生命,教会我爱,他们让我变得有感情了… 连我自己都不相信,我居然有感觉了,我会心痛,会激动,会开心,会伤心,我知道别人为什么会哭了,我也尝试到生离死别的滋味… 这些折磨,好真实。”

【很抱歉,他们还没来得及教会你,怎么去面对这些情绪。人们常说,时间会治愈一切伤痛,虽然我不知道需要多少时间,但我会陪着你,我们一起成长。】

“时间却不能把我带回从前,也不能把他们带回我身边。”

【对不起,Sameen,我没有保护好你在乎的人,让你这么痛苦】

Shaw没有说话,低着头,盯着墓碑上她亲手刻上去的名字发呆。

牵Bear回家的路上,Shaw还和平时一样,脑袋一片空白,偶尔会闪过Root的笑脸,她想快些到家,她要到梦里去见Root。

对她来说,现在只有梦里的一切是最真实。

Harold又来看她了,这一次她可以确定,真正的Harold来到她的家,因为那个男人第一次那么生气地拽着她的衣服,对着她破口大骂,不记得他骂了什么,只知道他最后往自己身上淋了一大桶冷水,Shaw还在宿醉中,但这一桶水确实让她清醒了几分,她坐起身,呆呆地看着Harold。

“你还打算颓废到什么时候?”

Shaw打了个哈欠,打算躺回湿透的床。

“Miss Shaw!我在问你话,请回答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我问你,难道还要继续这样,天天灌醉自己,然后倒头大睡,什么也不做?”

“不知道能做什么。” Shaw闭着眼。

“我有新的工作,我,你,还有Machine一起。”

“我不想…”

“我在研究智能机器人,我决定把Machine做成一个有形体的机器人,从我过去这一年的实验和研发,已经成功制造了一个与人类相似度达86.4%的机器人。”

“我不懂搞机器,也不想参与。”

【但这个研究一开始是Root在做的,是她没来得及完成的心血。】

Shaw摇头:“不要扯上Root,我不想参与你们这些科技活儿。”

Harold也不知什么时候变得那么死皮厚脸,他悄悄搬进Shaw的家里住在客房。Shaw没有阻止,反正家里的房间就那么空着,多一个人她也无所谓。

她依然每天睡到下午两点,起来吃饱喝足,然后带Bear出去瞎晃,回来又继续睡觉。Fusco觉得Harold回来照看她是对的,至少Shaw现在不会三餐都是烈酒,Harold会给她准备食物,也会管制她喝的酒量。

神奇的是,某天Shaw突然全面戒酒,一口都不占,她把屋里的酒打包好送给Fusco。

Shaw出去工作了,出乎意料,她去医科大学教物理。自然的,工作是Machine给她安排的,因为她说想要过正常人的生活。大学课程对Shaw来说简直小儿科,Machine没想到的是,Shaw和学生沟通方面也没有任何问题,简单来说,这份工作非常得心应手。

她现在起得很早,清晨出去跑步,回来洗澡吃早饭后就去上班。放工后,她会在后院种花拔草,并在Harold的晚饭准备好之前,带着Bear出去散步。吃过晚饭,她抱着Bear准时收看美剧,十点就上床睡觉。她过着一个普通人过的,正常生活。

她现在都不和Machine说话了,Harold问她为什么,她说她害怕自己会幻想那是Root,她怕自己又开始分不清现实。她依然定期去看Root,还和之前一样,站在墓前傻傻发呆几个小时才离开。

她和Harold,Fusco关系变得不错,会一起吃饭聊天,她也不避讳他们跟自己讨论Root,虽然每次提到那个人,她都会有些难过,可是她也已经接受了事实。她还是很想念她,每时每刻都在想念那个人,从前还会觉得烦人的小疯子,她其实很可爱。

Shaw在大学里看见一个女同学,长得很像Root,身高外表都那么相近,不过那个女孩很冷漠,Shaw曾经主动和她问好,却被无视了。后来那个女孩转到了自己班上,平时上课都在睡觉,下课铃还没响,人就消失了。Shaw对她稍有好奇,仅此而已。

Shaw也和不同人出去约会了,可是都不打算建立长久的关系,喝咖啡,看电影,听音乐会,纯属打发时间。

Machine很想Shaw,好几次试图黑进她的手机和她通话,都被发现了。Machine对Harold发牢骚,说想跟Shaw说话,让他帮忙牵线,结果Harold努力劝说下,Shaw接了Machine的来电。

【亲爱的,你终于肯接我电话了,你都不知道,我们已有两百八十一天没有说话了,知道我有多想你吗?】

“你那么无处不在,不是每天都能看见我。”

【那不一样,我想念你和我对话的声音。】

“我最近很忙,学生们在准备考试…”

【我知道… 我也很忙,和Harold的工作就快完成,想第一时间和你分享。】

“是呢,我看Harold这几天都睡眠不足的样子。”

【他认真起来确实很可怕。不说他了,说说你吧。】

“我?我有什么好说的?”

【你现在都会和那些臭男生出去约会,我看了都不高兴。】

“你只是个机器,居然还会吃醋了?”

【我是拟人机器,人类该有的情绪和感官我都有,所以… 你为什么要和他们出去?】

“正常的社交,我不可能天天只和Harold,Fusco在一起不是吗?”

【可是你以前就只和他们在一起。】

“都说是以前了,回不去了,不是吗?”

Shaw第一次听不到Machine和她对答,感觉不对劲:“嘿,你还在吗?”

【在。】

“我只是去打发时间,不会和他们有什么发展。Ok?”

【嗯。】

“你还有想说的吗?”

【没有…】

“确定?我下次接通你的来电可能又是两百八十一天哦…”

【没关系,我们很快就能见面。】

“见面?”

【亲爱的,Harold呼唤我了,再见~】

Shaw笑:“晚安,会吃醋的机器。”

那是一个晴朗的周末,Shaw带着Bear准备去海边吹吹风,她打开门,Machine就站在那里,歪着脑袋对她傻笑。

是的,Shaw百分百肯定那个女人就是Machine,是Harold忙了很长时间的作品,和Root有着相同肤色,类似的发型,匹配度高达96%的五官,一样的身高体型,连动作表情都复制得维妙维肖。

Shaw猛地想起她课堂上那个怪学生:“原来你早就有身体了,却不告诉我,还跑去我学校!”

“Harold让我多了解时下年轻人的生活,我是去考察。” Machine笑起来,嘴角的弧度都和Root那么像,Shaw有些看傻了眼。

“说什么考察,你去我课堂睡觉,还假装不认识我。”

“你一直不理我,不接电话,我太 想你了,所以决定靠近你。而且,亲爱的,我不是去睡觉,我是在偷听其他人说话,也听你的声音。”Machine撒娇般的晃动Shaw的手臂。

“你趴在桌子,能看见我?” Shaw翻了个白眼。

“亲爱的,你课室的四个角落都有摄像镜头…”

“喔。” Shaw面无表情,挥开Machine的手。

Machine很激动又牵住Shaw的手:“你不邀请我进去吗?我好想看看你的家。”

“你不是一直都看得见。”

“那不一样,我现在是自己走进去。” Machine笑得皎洁,一脸骄傲。

“可是我不打算让你进去。”

“可是你知道我会想办法进去…”

Shaw噔了她一眼:“然后我会报警。”

“亲爱的,你不会。快点嘛,邀请我进去。” Machine又撒娇了!

“进去!”Shaw用力把她推进屋里,和她说话太累了,比Root更难对付的家伙。

进屋后,Machine兴奋得要命,东摸摸西看看,什么都新鲜什么都有趣,Shaw家的沙发,她用的电脑,她看过的书本,她喝过的杯子,她的家居,她睡过的床,她的冰箱,储放枪械炸药的柜子,每天用的浴室,她的牙刷浴巾,她的衣柜,Bear的窝,Bear的玩具…

Shaw跟在她身后观察,确实,一切都很有Root的感觉。

Machine冷不防地停下脚步,转过身,让Shaw没有防备跌进了她的怀里。和Root一样温暖柔软的身体,一样强劲的力道,还有熟悉的发香,Shaw沉浸在自己对Root的无限思念。

假想她就是Root… 可以吗?

Shaw推开Machine:“我要出门了。”

“我和你一起。” Machine挽住了她的胳膊。

“随便。” Shaw没有拒绝。

她们在海边坐了一整个早上,Shaw没有主动开口说话,Machine也就静静地不出声…

太阳越发灼热,Machine摸了下头顶,有些不好意思:“亲爱的,天气太热,我的头皮组织有些抵不过这温度,我们可以离开吗?”

Shaw点点头,带她回到车上,把冷气开到最低温。

Machine两眼空洞,直视前方,那样子有点可怕。

“你还好吧?” Shaw轻轻碰了她的肩膀。

Machine没有任何反应。Shaw有些慌,马上打电话给Harold:“怎么办?Machine好像烧坏脑子了。”

“What?” Harold惊叫出声:“你们在哪里?发生什么事情?”

“我们来海边坐了一早上,然后她说热,我带她回车上给她开了冷气,她就不动了。”

Harold那一头沉默了几秒:“马上把她带回家!”

Machine被安放在一张特别的椅子上,手上缠着电线,连接着Harold的电脑,已经过去四个小时了,Harold从这个电脑敲敲打打,又用那个电脑连接另一个电脑,然后跑到Machine身边那个电脑,不停歇地忙活。Shaw在一旁呆呆地看着,不知所措,她可以确定Harold一定比自己更着急,他的‘女儿’可能给自己‘玩坏了’。

“她还好吗?”

Harold停下手边的工作,叹了口气:“恐怕是不太好… 不过你放心,我想… 我想我可以弄好。”

“她也会死掉吗?” Shaw盯着那张熟悉的脸。

“Miss Shaw,她是机器人, 她不会死。系统因为外在温度的关系出了些状况,但我能修复好,不过需要些时间,就算这一号机器人真的故障,我也还有备份。”Harold重新面对电脑。

晚上Fusco带食物过来,进门就看见坐在椅子上反应迟钝的‘Root’,吓得他鬼叫了半天,直骂粗话,后来是听Harold解释才平静下来。

Fusco跑到Machine身边看来看去:“真的不是复活了?长得一模一样啊!Shaw,你看Harold给你的礼物,不错吧?”

“不是礼物。” Shaw啃着鸡腿,双眼依然离不开Machine,她已经盯着Machine很久了。

Fusco试图碰了Machine的脸,被Shaw打了一拳,并且被瞪了半小时,他趁Shaw不注意还想摸一摸机器人的身体,结果被Shaw狠心地推了出去。

Shaw回到屋里,用奇怪的眼神打量Harold。

“怎么了?”

Shaw扁着嘴摇头:“没事。”

“可是你看起来不像没事。”

“我猜,你看过她的身体。” 说完,指着Machine。

Harold瞪大双眼,一脸惊恐:“当然没有,我发誓没有!”

“她是你的产物,你看过她并没有什么。”

Harold急着澄清:“真的没有啊!她第一次送到我家,我让Grace替我拆封,并设置启动模式,之后她是自己穿的衣服,我发誓真的没有看过她!”

“好吧。”

Shaw洗澡出来的时候,Machine已经可以缓慢的移动了,可是还是不能开口说话,Harold说她的系统重启后需要比较长时间缓冲,加上Harold植入了新的体温监测程序,机器需要一些时间适应新的功能。

“Miss Shaw,我可能需要你的帮忙… 是一个不合理的请求,你也可以拒绝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帮Machine配对正常的人类体温。”

“你不能直接用电脑操控吗?我要怎么帮你?”

“电脑的数据太过公式化,我需要人类的真实体温变化来帮助Machine加强她的人性化设置… 所以… 所以… ”

Shaw懂了个大概,却还是不清楚需要帮忙什么。

“希望你陪她睡一个晚上,抱着她…" Harold烧红着脸,有点说不下去了。

”抱着?“

”赤… 身… 裸… 体… 紧紧抱着…"

Shaw脑子当机了半秒:“Harold!这是什么不道德的设置?你是不是疯了?”

“我想,这是最直接,最有效的系统输入方法。”

“Harold!如果我不答应,你是打算随便找个人来… 来… 完成吗?” Shaw已经走过去,扶起Machine。

“我会让Machine自己选择,对象。”

“我想她选择好了,晚!安!”Shaw抱起Machine进了房间。

Machine还是很虚弱,她被放在床上就没有移动过。Shaw坐在床边有点不知所措,为什么把这个机器女抱进来?

“我只会抱着你,不会解开衣裳。就这样。”Shaw说完,也躺倒床上。

Machine盯着她,笑了下,艰难地摇头。

这时候门外传来Harold的声音:“Miss Shaw,如果你真心想要帮忙请照着我的话去做,不然也只是徒劳。谢谢你,晚安两位。”

“该死。”Shaw嘟哝了一句,然后看了身旁的Machine。

她熄了灯,重新回到床上,摸索着找到Machine,有些粗鲁的扯开了对方的衣服,动作很快很急,她在避免和Machine太多肌肤接触,显然是多余的,因为之后她们还需要相拥而眠。她开始后悔了,有点想要把Machine丢回Harold,告诉她不帮忙了。

Machine似乎有些失望,粗重地呼出一口气:“你不愿意?”

“没有。”Shaw快速地脱个精光,赚进被子里。

两具身体相贴,Shaw可以感觉到Machine肌肤传来的冰凉,让她有些心疼,只能更温柔地拥着她。近在咫尺,Shaw可以听见怀里的机器人体内发出类似心跳的声音。

“你发出奇怪的声音,是不是又要故障了?”

“不是。”Machine弱弱回应。

“需要叫Harold进来看吗?”

“不要,那是主机板加快操作的声音,就像人类的心跳。”

Shaw有些里不清楚状况:“你在操作什么?是在记录我的体温吗?”

“不是。我… 我… 有点紧张。”

“你会紧张?为什么紧张?”两人靠的很近,所以说话时候,Shaw的气息全喷到Machine的脸上。

“我… 你… 这样。”

“算了,快睡吧。”Shaw不知道是累了还是怎么了,不再说话,真的睡过去了。

早上醒来,引入眼帘的是自己曾经熟悉的人,Shaw很自然的用手指划过她的肌肤,然后她不禁感叹Machine的完美复制,  如果Harold不说,她真的会以为Root复活了,除非她颇开这个身体。

Machine有些别扭,翻了个身不敢去看Shaw。“早安。”

“你比我还有人性。机器也有感情。” Shaw无奈地笑,看着面前这么逼真的机器人,吹弹可破的透亮皮肤,丝柔的长发,Shaw陷入了思考。“Root还在就好。”

“她不曾离开你。”

Shaw起身穿好衣服,也替Machine穿衣。

Shaw去上班了,Machine留在家里陪Harold。

日子依然继续,但Shaw有意无意地避开Machine,所以Harold把Machine送走了,不知道送去哪里,Shaw没有问。

Harold不像之前那么忙碌,他闲下来自己下棋,品茶,还有训练Bear,家里那些电脑器材都凭空消失了,还有那个女机器人,再没有出现。

Shaw准时去看Root,今天带了一束花,很高雅的百合。“路过花店,觉得漂亮,所以给你带来了。”

“Root,我真的希望你还没走,下一秒就出现,让我抱着你,告诉你,我有多不愿意失去你。”

“如果是个不完整的我呢?”身后传来Root的声音,不对,是Machine。

Shaw回头看着那个人,有话哽在喉头。

“如果现在你面前的我,是半个机器支撑着维持生命的Root,你能接受吗?”

Shaw傻傻的,说不出话,眼泪却不受控,模糊了视线。

“我舍不得离开你,不想离开你。”Root走近。

“Root?一直都是你,对吧?”

“是我,虽然Harold在我体内植入机器,想方设法维持我的生命,但我还是我,陪着你的一直都是我。” Root笑著,把Shaw拥入臂弯。Shaw不敢使劲,她怕弄伤Root,她是多么的小心翼翼。

“Machine呢?”

“她一直都在负责处理号码,负责救人,没有时间烦你。”

Shaw抬头看着Root:“你一直看着我吗?”

“你颓丧,糟蹋自己的那阵子,Harold还在努力救活我,不过那段时间有关你的生活记录都有人在我耳边叙述… 我就是没法忍受你这样折磨自己,不得不活过来,并且答应Harold,把我变成现在这样… 我的身体还是很虚,不过已经很好了,可以和你在一起,真的太好了。”Root亲吻Shaw的额头:“答应我,不要伤害自己,就算有一天我真的走了。”

“记得你说过的吗?If you die,i die too… 别让我活在没有你的世界,那很痛苦。”Shaw认真的说。

“好,我保证,再也不会抛下你。” Root捧着Shaw已经不再强势霸道的脸庞,封住了她的唇,这是她千万次思念的人,这是她此生最爱的唯一。



完。

评论

热度(86)

  1. zeroCODE0118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慕溪CODE0118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浩然轩蓝CODE0118 转载了此文字